第 2 章(1 / 2)

月上星 江千苏 2317 字 1个月前

手上的痛感渐渐清晰真实,听着男人有些轻蔑的语气,贺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目光带着些许审视:“你就是苏苏的男朋友?”

苏——苏?

别的学弟学妹都喊她“阮学姐”,只有贺朝非要喊她“苏苏学姐”。现在池景辰来了,他却把后面学姐两个字省略了,明摆着是要让池景辰心里不舒服。

阮苏的表情渐渐冷了下来,不虞地蹙着眉头,正要开口,就听得身旁男人垂头轻轻笑了一下,不紧不慢抬眸,缓缓咬重了字音,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透着丝丝不悦:“对啊,你学姐的男人。”

池景辰抬眼看向贺朝,翘了翘唇角,笑意分明:“大人们之间的事情,小朋友就不要多问啦。”唇角虽弯着,但那笑意却未达眼底。

贺朝脸色变了几变,虽然极力忍耐,但脸上的表情依然不怎么好看。

终究还是年纪小,不够沉得住气。

阮苏不想再多呆,被池景辰牵着的手指轻轻挠了挠他的掌心,小声催促:“我想回去了。”池景辰垂眸看她,弯了弯唇。淡淡抬眸瞥了眼脸色难看的贺朝,嗤笑一声收回视线,眼里噙着笑又牵紧了一些阮苏的手声音温柔:“好,回家。”

出去的时候天已经变成了墨蓝色,不早了。

池景辰开了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奥迪,就停在街边。他戴着口罩,借着夜色的掩护,两人很顺利的上车没有被别人注意到。

池景辰转身把手上的纸袋子都放在后座上,阮苏低头系安全带,忽的听见身旁男人声音淡淡:“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小学弟。”

他说的是陈述句,并不是在询问她。

“咔哒”一声,安全带扣上了。

阮苏愣了下,点点头:“嗯。”

“他纠缠你,你怎么不告诉我?”等红绿灯的功夫,池景辰偏头看她,女孩的脸颊红扑扑的,脑袋上扎着个小丸子,淡绿色的卫衣和牛仔裤很减龄,眉眼温软精致,笑起来的时候眼尾会勾着,亮晶晶的,仿佛有星辉闪烁。

从认识阮苏的那天,池景辰就知道她很受欢迎,或许是一直以来她太过乖巧懂事令人省心,池景辰竟忘了美丽的花朵也会吸引着其他的窥视者。

他刚进门时贺朝看阮苏的那个眼神,他再熟悉不过了,分明是男人看心仪的女人时才会有的欢喜和迷恋。

阮苏抬眸看着他,抿了抿唇:“我…”

她其实是说过的,是池景辰忘记了而已。

“嗯?”池景辰疑惑看她,尾音上扬,低沉又有些磁性。

池景辰是以歌手身份正式出道的,两人的初次相识也算是因为声音。阮苏也算是声控,即便在一起六年了,她也还是无法做到对他的声音免疫。

被他这样看着,阮苏的心跳乱了几拍,匆忙抬眼,余光瞥到红绿灯上的倒计时,想说的话到嘴边还是作罢,拍了拍他的手臂提醒道:“快要绿灯了。”

池景辰收回视线,在绿灯亮起后踩油门驶离,傍晚的B市市区灯红酒绿,街道两边的人渐渐多起来,有晚归的上班族,也有出来逛街的。车水马龙,行人交织一切都透露着生活的烟火气。

池景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指节微微泛着白,安静几秒,他轻轻出声:“以后要是他再这样纠缠,你就告诉我,我来解决。”

阮苏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发呆,听见他这句话,长睫颤了颤,轻轻地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这句话她想听到很久了,明明现在已经实现了,但是却好像没有之前幻想时的那样开心了。

阮苏侧头看了眼目视前方认真开车的池景辰,男人眼尾凛厉,鼻梁很挺,正因为这样五官很立体,长相也是有一点偏凌厉。男人比六年前又多了几分沉稳,一如既往地令她迷恋。

“我看家里的薯片快要吃完了,要不要去买一些?”车速渐渐地慢下来,男人的目光看向她,阮苏恍然回神,然后才发现前面不远就是他们常去的那家超市。

一想到薯片,阮苏就来劲了,立马坐直看身体,眼睛也亮亮的:“要!”她正经的饭不怎么爱吃,但是零食是真的爱惨了。

“那就去囤点,顺便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想要。”她话音刚落,池景辰就解开了安全带,戴上帽子和口罩。见她还坐在那不动,不由得无奈一笑,伸手不轻不重地捏了捏她的脸颊,垂眉轻笑:“愣着干什么,薯片不要了?”

阮苏还沉浸在“我应该买什么味的的薯片”里,闻言立马解开安全带,“要要要的!”

池景辰轻笑了一下,黝黑的眼眸弯了弯。

两人推着购物车边走边看,把家里吃完的薯片每个味道都拿了几包,一路走又添了不少阮苏爱吃的,阮苏一看到那些东西,眼睛都亮了,直吞口水。

把超市“扫荡”一遍后,两人去排队结账。队伍还有点长,池景辰推着车排队,阮苏就站在他身旁无聊地东瞄瞄西看看的,这一瞥就看到了前面收银台,上面摆着各种糖,她有点心动,但是她糖吃多了就会牙疼,所以池景辰从来都不让她买糖。

池景辰对她基本上是百依百顺,但在涉及到身体的时候比包拯都铁面无私,任她如何撒娇、放狠话都不依。所以阮苏就算是再想,也只能远远地看着。

阮苏挽着池景辰的胳膊,脑袋轻轻地靠在上面,聚精会神地看着队伍前面拿了好多糖放进购物车里的小孩子。

“唉…”看着看着,阮苏叹了口气。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真不好。

池景辰听见她的叹气,垂首看她:“怎么了?”

闻言,阮苏一脸幽怨地看着他,然后朝着货架的方向抬了抬下巴。

池景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了然地轻笑一声。阮苏心里委屈屈的,这声笑就像是火上浇油一样,她“唰”地就抬起头瞪着池景辰:“你笑什么?你不给我买就算了,还笑?!”

男人忍着笑沉吟片刻:“嗯……那就买吧。”

阮苏还没从惊喜中回过神来,池景辰把购物车交到她手中,自己则大步走向放糖的货架。距离不算远,但是池景辰是背对着她的,再加上阮苏近视,压根看不清楚他拿了什么糖。

惊喜的同时还有些疑惑——平常时从来不让她吃糖的池景辰怎么今天主动说要买糖,还拿个不停?

即便是近视,阮苏也能看得出来男人几乎快要把货架拿空了。

不是,合着这是不买则以,一买惊人?

不过,在有糖吃的惊喜下,这点小疑惑很快就被阮苏抛到了脑后。在她眼巴巴的兴奋下,池景辰最终拿着两手的糖盒子回来了,一路走过来,莫名总是有人在看他。

正担心着是不是快要被人认出来了,池景辰就走回了她身边。他把东西放进购物车里,哗啦啦的,阮苏迫不及待地凑上去:“你买了什么——”